欢迎来到
全国咨询热线: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传真:

邮箱:

暴风将止
时间: 2019-08-05浏览次数:
猎云网注:2017年,冯鑫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他的很多工作方法源于道德经,提及“顺应天道”,“任何事物只要有名就必有生有壮,然后有老有死。比如暴风一定会死掉的,是......

猎云网注:2017年,冯鑫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他的很多工作方法源于道德经,提及“顺应天道”,“任何事物只要有名就必有生有壮,然后有老有死。比如暴风一定会死掉的,是吧?”谁知一语成谶。文章来源:鲲鹏商业评论(ID:kunpengshangye),作者:粮食大丰收。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7月31日晚,暴风集团又发布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经核查,公司目前未收到针对公司的调查通知,该事项目前不涉嫌单位犯罪。

b10.jpg

b9.jpg

冯鑫“行贿”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此次暴风危机已有先兆。

据企业公开信息,今年2月21日,暴风集团法人由董事长冯鑫变更为姜自权。由于近两年风波不断,暴风集团的业绩已出现亏损迹象。2019年3月1日,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因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3月8日,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欠下1.2万元工资未能按时偿还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5月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公司及冯鑫承担因海外并购失败产生的损失赔偿责任,索赔额合计超7.5亿元人民币。

7月2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布针对暴风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暴风集团旗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7月28日晚间,暴风发布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受此影响,7月29日暴风集团开盘即跌停,目前已跌至4.90元。

暴风如何跌落神坛?

2015年3月,暴风科技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后,连续37个涨停创下A股涨停纪录。其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最高暴涨至327.01元超越贵州茅台,市值最高一度超过400亿元,冯鑫本人账面身价也逾百亿。

然而高光时刻昙花一现,暴风迅速跌落神坛。

2016年,暴风的营收达到16亿元,同比增长153%,但净利润却亏损了2.42亿元,同比下降70%;

2017年营业收入19.15亿元,同比增长16.25%,亏损1.75亿元;

2018年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亏损10.9亿元;

2019年Q1营收7120.5万元,同比下降81.6%,亏损1749.5万元。

7月12日,暴风集团的2019年半年报中,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2.3亿到2.35亿。截至目前,暴风集团市值大约仅为18.68亿元。4年时间,暴风从曾经市值400亿蒸发到不足20亿,曾经的“妖股”“大牛股”彻底沦为“垃圾股”。

挡不住的坠落

起初暴风集团以“免费+广告”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迅速抢占国内资本市场,然而创新能力是痛点,导致用户增长乏力,继而广告业务的收益也难以维系。

暴风曾做了一系列尝试转型、自救,然而成效可以忽略不计。

首先,暴风打算通过经营电视产品强化主业,大造“DT大文娱”概念,成立暴风TV进军互联网电视,又多头布局进入体育、VR等产业,极力效仿当时贾跃亭的乐视,瞄准了机会窗口,却没有正视自身研发能力的短板。

b8.jpg

暴风产品线现状

比如“人工智能概念电视”名号响亮,但与市面产品同质化严重、且毛利极低,因销售积压又引发债务危机。近两年,互联网电视硬件已占暴风集团主要收入。2018年,暴风集团电视业务亏损近12亿元。

因此这步棋不仅未能帮助扭转颓势,反而还成为公司品牌和管理效率的拖累。

除了盲目多元化,暴风还“沉迷”加杠杆,投资长期股权、收购并购。每年因投资亏损而产生持续的减值损失,使得财务业绩进一步雪上加霜。

2016年MPS收购案就是本次危机爆发的伏笔。为这次收购,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动用了庞大的资本杠杆,又承诺了回购,附加了个人连带责任,从而引火烧身。

52亿元竹篮打水

2016年,光大资本联合暴风集团等14位出资方共同设立浸鑫基金,以52亿元跨境并购全球体育赛事版权公司MPS65%股权。光大资本是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

并购前,MPS是全球最大最知名的体育版权公司之一,但随着MPS的创始人们陆续离职,MPS很快连续丢掉手头重要版权项目,最终于2018年10月被判破产清算。

仅仅两年多时间,52亿元灰飞烟灭,这桩跨国并购的教训惨痛无比。2016年,作为优先级资金提供方,招商银行与光大资本签订了《差额补足函》,在招商银行不能够顺利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提供资金兜底。2019年6月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

光大证券和招商银行首当其冲。该项目失败导致2018年光大证券计提了15.21亿元损失,当年净利大幅下滑96.57%。此外,52亿元中优先级资金为32亿元,由招商银行和华瑞银行分别出资28亿元和4亿元。光大证券由于事先签订了差额不足条款,成了最终的兜底方,因此今年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证券要求履行补足义务,涉诉金额高达34.89亿元。

为此,光大集团展开内部追责,原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辞职,原光大证券负责MPS并购的直接负责人被捕。随后,光大证券将暴风集团和冯鑫告上法庭。

“顺应天道”的“好人冯鑫”

冯鑫,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暴风的短暂辉煌和急速衰落的内因,从冯鑫的性格上也能看出端倪。盲目多元化,沉迷投资加杠杆,最终身陷囹圄。

冯鑫1972年出生于山西省阳泉市。1999年,冯鑫加入了当时的明星公司金山软件,成为了现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的同事。

金山是冯鑫入职的第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成都做销售。这份工作让做过休闲食品、在馒头厂打过工的冯鑫很珍惜,很快成为金山华西区的销售主管。

后来,金山开始转型做游戏,就将毒霸和词霸两个事业部合并了,交给冯鑫来管。而雷军则是在2000年底成为了金山公司的总裁。可以说,在金山冯鑫是被雷军一手提拔起来的。

冯鑫离开雷军和金山,也并不是一个愉快的过程。2002年韩日世界杯是中国足球队第一次打进世界杯,狂热球迷冯鑫向雷军请假要去看球,并直言:“不给我请假我就辞职。”结果,他如愿去看了世界杯。此后,在2004年5月离开了金山。

离职不到两个月,当时就职于雅虎中国的周鸿祎就把冯鑫拉到了自己的团队,负责个人软件事业部。周鸿祎是雷军的湖北老乡,早就盯上了冯鑫,一直想拉拢过来。只不过,一年之后,周鸿祎就离开了雅虎中国,冯鑫也选择离开。

雅虎一年,冯鑫刷了简历,有了积蓄,开始寻觅创业机会。

冯鑫第一个找雷军,想让他把杀毒软件分给自己做。当时360还没创立,金山可是一家独大。后来冯鑫评价自己,“像个二傻子一样办事,这根本不可能。”雷军拒绝之后,与冯鑫的关系便不复从前。在冯鑫创业后不久,雷军也离开了金山,转向投资自己的熟人。但冯鑫从未获得过雷军的投资。

后来冯鑫找到了周鸿祎。当时周鸿祎已经加入了IDG,主导投资了迅雷、酷狗。当时冯鑫没什么成型的项目,周鸿祎就只能先推荐他去迅雷。

冯鑫并没有去迅雷,转头开了两家公司,一家主要做“酷热影音”,第二家主要做插件,也就是“流氓软件”。后者不到三个月就为冯鑫带来了100万元的收入。这是典型的“冯鑫式”的成功——路子足够野,决定很果断,追求短期的风口和目标。

2006年初,蔡文胜给了冯鑫300万元投资。2006年到2007年,IDG分三次给了冯鑫800万美元。此时,周鸿祎已经离开了IDG创立了360。

冯鑫拿到投资先是花1000万元收购了暴风影音,并在2007年1月将其和酷热影音整合成立了暴风网际。整合完成后,又合并了超级解霸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团队,暴风影音成为当时国内播放软件的老大。

冯鑫的性格对于暴风影音的影响相当大,只顾扩张忽视内部问题。2006年前后,土豆、酷6、PPS、优酷和乐视先后创立,在线视频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而一直专注于本地视频播放的暴风影音错过了转型的机会。

2010年,爱奇艺上线,还找到了靠山百度;乐视和土豆、优酷先后上市。随后,优酷合并了土豆,爱奇艺收购了PPS,在线视频快速洗牌。而暴风影音融资缓慢,则是被迫上市的。

2010年底,暴风的VIE平台股东决定拆除VIE架构在国内上市。在中信证券的帮助下,冯鑫的财团支付4148.31万元认购了当时IDG和经纬创投总共投入1461万美元购入的股份。这足以显示,当时暴风的业绩表现差带来的是股份价格的缩水。

为了实现连续盈利的要求,冯鑫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其它在线视频平台,都在烧钱购版权,做原创、做综艺。暴风囊中羞涩,基本退出版权之争。

2012年3月,暴风提交了IPO申请,没想到半年后,中国证监会暂停了IPO,一停就是3年。

暴风挺到2015年,终于登上A股创业板,连续迎来37个涨停板,暴风影音成为妖股,迎来巅峰。

暴风上市时,有记者提问 “暴风的文化是什么?”冯鑫回答:“暴风没有文化。”

冯鑫是《道德经》的信徒,“《道德经》是和我走得最近的书”。

2017年,冯鑫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他的很多工作方法源于道德经,提及“顺应天道”,“任何事物只要有名就必有生有壮,然后有老有死。比如暴风一定会死掉的,是吧?”谁知一语成谶。

本次事出之后,冯鑫有不少朋友在社交媒体上挺他。

b7.jpg

b6.jpg

b5.jpg

b4.jpg

“讲脸面,有底线。这个不是装的。”卢泓言这样谈冯鑫:暴风播放器在2011年清理了所有低俗广告,一天没了10万的收入。对于当年还没有盈利的暴风来说,是个很难做的决定。当时冯鑫跟我说,就是因为一个朋友说,“我女儿在暴风上看到了低俗广告。”冯鑫马上就下了决心。冯鑫之所以给人傲的感觉,应该是他对“道理”很较真。他认了对的理,认了对的事,你不认,他不妥协。这给人的感觉就是傲。其实,那是他表达关爱的方式。那是某些人生存的意义。

白衣骑士能否赶到

被捕前,冯鑫被戏称为下一个贾跃亭,但他的“白衣骑士”却没出现。

对于暴风集团资不抵债的现状,股市玩家早已一目了然。还在持股的,等的就是白衣骑士,炒的是预期。

论交情,雷军可能是白衣骑士吗?

暴风的互联网电视、盒子等智能家居赛道,与雷军的小米构成直接竞争关系。而暴风集团现有业务,也无法与小米生态体系互补,收购对于企业来讲意义不大。况且雷军和冯鑫已多年无交集,因此雷军出手的可能性不大。

那白衣骑士会是BAT吗?

有媒体报道去年第三季度,BAT中有一家将入股暴风TV。

乐视TV倒下,如果暴风TV趁机崛起取而代之,抢占智能客厅入口、打通物联网的上下游链条与完善商业变现,这对BAT还是有吸引力的。因为当时错过手机风口的BAT,正积极布局智能家居,暴风TV可能是理想的合作伙伴。

但依暴风如今的处境,BAT真的需要这个资不抵债的“拖油瓶”吗?

暴风TV是救命稻草吗

暴风还剩什么底牌?

和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告一并发出的,还有一则暴风集团的《关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因公司放弃对子公司暴风智能股份的优先认购权等因素,公司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并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将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VR冷却,体育也不顺,于是TV曾被暴风寄予厚望,2018年1月,冯鑫提出“All for TV”战略,力推电视业务,希望能借此扭转颓势。尽管倾注了大量心血,暴风TV也没能避开行业萎缩和价格战。去年TV业务硬件销售净亏损2.8亿,毛利率为-31.97%,其中暴风TV在2018年累计亏损11.91亿元,成为最大亏损源。

今年5月,多名暴风TV员工向媒体表示收到总部发出的“遣散”通知,并宣布解散队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一系列操作都是为了让暴风TV不再拖累财报。如此,也丢掉了TV这根稻草。

卖壳或许是唯一出路

5月13日起,乐视被深交所宣布暂停上市,一个月后,创业板的规则变了。

6月20日,证监会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为促进创业板公司不断转型升级,拟支持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且恢复重组上市配套融资。

也就是说,创业板放开了自设立来就不允许借壳的限制。

如此,暴风又多了一种结局:不退市,卖壳行不行?

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已经被出具非标意见,倘若2019年年报再被出具一次非标意见,公司将被暂停上市。

一般的财报审计意见分为无保留意见、保留意见、否定意见和无法表示意见,后三种被称为非标意见,也就是会计事务告诉投资人:公司存在问题,对年报的合法性、公允性、一贯性不负担责任。

暴风集团被大华会计事务所出具的是“保留意见”:财报没有充分披露影响持续经营的重大风险;对1.35亿元资产未进行减值计算,如果进行计算,净利润还要再亏1.35亿元,因此存在调节亏损幅度的嫌疑。

b3.jpg

大华会计事务所出具的是“保留意见”

为此,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说明1.35亿元资产未进行减值计的合理性,而暴风集团的答复:“公司对减值项目进行合理估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不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暴风集团态度强硬,否决了大华会计事务所、深交所的怀疑,这也意味其将延续之前的财务操作,为了明哲保身大华会计事务所后续的2019年年报出具非标意见为大概率事件。

因此,业内普遍认为暴风已是“负价值”。

b2.png

目前,暴风集团的总市值低于20亿元,随着股价不断下跌,而当前总负债为21.14亿元,减去净资产负债余额为8.97亿元。

有分析人士认为,资本市场借壳,一般选择市值小于20亿元、负债不高的,暴风还算符合。

暴风会成为创业板第一家被借壳的公司吗?

b1.jpg

AD:还在为资金紧张烦恼吗?猎云银企贷,全面覆盖京津冀地区主流银行及信托、担保公司,帮您细致梳理企业融资问题,统筹规划融资思路,合理撬动更大杠杆。填写只需两分钟,剩下交给我们!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


Copyright © 2018 亚美娱乐官网亚美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